·围炉夜话·

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

   

我与“枪”不得不说的故事

文/All_love_Me

一、枪是我心中隐隐的痛

  有人一听到“枪”,立刻露出鄙视之眼神,想起过街之老鼠,欲群起灭之而后快,别!我只是枪!偶尔动了别人一点奶酪,越过道德一点黄线,终归不是判死刑的料。相比之下,有人做枪是种境界,浮白于天下却仍能左右逢源追随者众仰天长笑折冠而归,此为“枪神”,非我辈可攀。但大家都是出来混的,不能“窃国者王,窃金者诛”,区别对待要不得。“存在就有价值”,取得这个共识,我们才好继续交流。

  其实我也非一般草莽流寇。 TC 刚在中国流传的时候,我就开始了帝国生涯,曾“混亚联,尊大婶”,亦“ IP 搞内战, ZONE 上灭列强”,单枪匹马的混了一阵后,适逢战队之风大盛,意气风发之时拉拢三两个知交招兵买马结寨为营,也曾风光一阵。咱不谈国际国内形势如何,在我们那个小群体里面,有菜与不菜之分,但绝无不爽之言,爽就一个字。

  慢慢的铺子大了。“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”,这个道理我懂,作为元老有时候需要点牺牲是应该的,我也算有点文化的人,火影忍者的忍道我也有点感悟,大多数时候我都坚持“有容乃大”,帝国的大环境风风雨雨,战队的道路坎坎坷坷,你得微笑面对,还得媚笑包容。

  然而“人活在世,有一口气”啊,我也支持激情飞扬的新人搞战队建设,但你不能连老头子一个月不报到都尖锐批评更说咱倚老卖老啊;正式比赛的时候咱提议个固定组合,你非得告我最新战术动态该如何如何,单 X 得如何出奇制胜,多 X 得如何战术配合,那简直是世界技术国际配合,说起来那是相当的中央一套,最后按你说的做,养了一只鸭子回来,你不检讨自己那 1400- 的技术和配合,反倒责怪我浴血混战的兄弟战术战略贯彻得不彻底……

  孰可忍孰不可忍!有时候真想将战队放手心揉碎然后再涅磐重生,但这是我们兄弟多年的心血啊;有时候想拿把刀截断一切联系,可哪放得下我兄弟间的情谊?偶尔想过 88AOC ,而立刻我的心内就涌起更多的激情。我想大多数 AOCer 的心情都和我一样,将帝国拿起之后就再难放得下,心情有起有落,激情却一成不变,这份对帝国的执著和对战友的情谊,又岂是那些个心血来潮的新人所能理解的。

  改变不了环境,也不能让环境给同化。于是我捡起赵本山丢下的那件衣服,开始了我的马甲之旅。

二、不是每个人都能做枪

  你苦苦追忆,终于想起曾经有那么一天,隔壁的 MM 搞不定一个极易电脑 AI ,哭着喊着闹着要你为她报仇,你花了九牛二虎之力,最后凭借残留在内心深处的那句 “ I LOVE THE MONKEY HEAD ”,超 cool 的法拉利让你得到了 MM 的无限崇拜。但是对不起,你不是枪。做枪得讲实力。能搞定两个极易 AI ,即使马甲无数,还是做不了枪,因为没有出场的机会;有机会出场,但是每次都被 KO ,想做下一次枪,也就难了。

下转第11页>>>>


2006.09 | 第10页 | 总第8期
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

征服者网刊由帝国时代II专题站收集整理